• <legend id="D9BwGo"><iframe id="D9BwGo"></iframe></legend>



      <em id="D9BwGo"></em>




      <ol id="D9BwGo"></ol>

      <h4 id="D9BwGo"></h4>

      [故事大全] [手机访问]

      故事

      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民间故事 > 

      画中美人

     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风快

        一夜尽欢

        临川有位叫张生的贡生侵褐,这年秋季赴省城参加科举考试。这位书生性格古怪侵褐,凡事喜欢天马行空侵褐,独来独往侵褐,所以这次赴省城应试一不带书童侵褐,二不邀文友侵褐,独自一人逍遥自在地上路。虽说旅途漫漫侵褐,倒也自由自在。

        这天侵褐,当他走到玉山道中时侵褐,天已经黑了侵褐,幸好路边有一家小旅店侵褐,张生急忙住了下来。店小二将他引入房内便出去了侵褐,张生开始整理床铺。无意间他发现枕头下有一幅绢画侵褐,展开一瞧侵褐,哈侵褐,竟是一幅美人图侵褐,画旁题有“四娘”二字。

        张生顿觉奇怪侵褐,便拿着这绢画跑出门外问店主是怎么回事。店主回答说这绢画是前不久一位住店的风流少年扔在这里的侵褐,一直无人问津侵褐,你喜欢它就拿去吧!

        张生还真高兴极了侵褐,当即将这绢画捧回房间挂在墙上仔细端详。与其说张生喜欢这绢画侵褐,还不如说他喜欢上了这画上的美人。

        如此妩媚多娇侵褐,天姿国色侵褐,简直是仙女下凡啊!他越看越入迷侵褐,直看得春心荡漾、情饥难忍侵褐,竟然摘下画来侵褐,在上面泼墨挥毫吐出一连串的心声:“捏土为香侵褐,祷告四娘侵褐,四娘有灵侵褐,今夕同床。”

        题罢侵褐,仍将画幅挂在墙上侵褐,转身叫店家取来酒菜侵褐,对着画像独斟独饮起来侵褐,一边喝酒侵褐,一边摇头晃脑地吟诵起古人的诗赋来:“......千金纵买相如赋侵褐,脉脉之情向谁诉?”喝着喝着侵褐,他便有点醉意蒙了侵褐,竟然端着酒杯踉踉跄跄地举到美人像的嘴边侵褐,嘻嘻哈哈地嚷着:“美、美人、能、能与我......同、同饮么?”蒙间侵褐,只见灯光映照着的画中美人轻启朱唇莞尔笑了侵褐,画上仿佛隐隐有人应声。张生顿时喜不自胜侵褐,连声狂呼:“乐哉!乐哉!”竟连着又饮了几杯酒侵褐,终于不胜酒力侵褐,醉卧在床上。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侵褐,张生蒙中觉得好像有位女郎一直躺在他的旁边侵褐,并使劲摇晃着他轻声喊道:“张郎侵褐,张郎侵褐,我是画中人啊!我为您的真情所感动侵褐,特意从画上跑下来陪伴您的。”

        张生高兴得张开双臂紧紧搂住女郎侵褐,一夜尽欢。

        欢娱嫌夜短侵褐,不知不觉天快亮了侵褐,女郎急忙起床吩咐道:“张郎侵褐,你我尚有数月缘分侵褐,不必留恋一朝一夕。小女子今天暂时告辞了侵褐,我会在前方的客栈等你。”话音刚落侵褐,人影一闪侵褐,女郎便不见了。张生顿觉恍然若失。抬头一瞧侵褐,女郎还在画幅上侵褐,便又高兴起来。起床卷了绢画侵褐,带着上路了。

        心病还需心病医

        黄昏侵褐,他来到一家客栈落脚侵褐,住进一间房内侵褐,张生便急忙抖开绢画挂上侵褐,画上的美人儿果真又从墙上跑下来了。

        张生于是又惊又喜侵褐,紧紧抱住女郎不放侵褐,生怕她又飞回墙上去了。

        从此侵褐,张生每住一店侵褐,这女子都准时来陪伴他。张生自然受宠若惊侵褐,感激不尽。然而侵褐,奇怪的是每当张生询问女郎的家世时侵褐,这女子总是讳莫如深侵褐,从不奉告侵褐,只知道她叫四娘。

        就这样侵褐,这画中美人陪伴着张生一直来到了京城临安。

        考期临近侵褐,也许张生沉湎女色分了心的缘故侵褐,自知今科无望了侵褐,却又突生异想侵褐,向每夜陪伴他的美人试探道:“四娘侵褐,小生看你不是凡间女子侵褐,必定是仙女下凡。

        既然能显灵侵褐,能否请你替我去贡院探看一下今科的作文题目怎么样侵褐,也好让我有个准备啊!”

        四娘沉下脸来正色道:“张郎侵褐,这可不行啊!那贡院有神人守备侵褐,巡察看护得很严侵褐,我无路可入。再说侵褐,做学问的人也不应当弄虚作假啊!”

        张生闻言侵褐,顿觉满面羞愧侵褐,低下头不作声了。

        考试完毕侵褐,张生西归故乡。画中美人又追随如初。将要到玉山的头天晚上侵褐,四娘满脸戚容地对张生道:“张郎侵褐,明天就要到我们邂逅之地了侵褐,从此就得与你诀别了!”说完侵褐,已是满脸泪水。

        张生紧紧握住四娘的手惨然作答:“不侵褐,四娘侵褐,张生尚未娶妻侵褐,我要你与我一道回家侵褐,拜见父母侵褐,明媒正娶于你。”

        四娘回应道:“百年修来同船渡侵褐,千年修来共枕眠。张郎啊张郎侵褐,你我缘分只能到此了。不过侵褐,我还会在这画幅上日夜陪伴您侵褐,只是再也不会复活了。”

        张生执拗道:“不侵褐,我要活的四娘!”

        四娘凄然一笑:“那就看你的造化了!”说完侵褐,还没等张生再回话侵褐,只见她身影一晃侵褐,又登上了画幅。任凭张生苦苦哀求侵褐,均无济于事。

        张生万般无奈侵褐,只好卷起绢画侵褐,怏怏起程。

        回到家中侵褐,张生将这美人画挂在卧室侵褐,日夜焚香祈祷侵褐,哀求四娘复活侵褐,缔结连理。

        谁知任凭他哀求万遍侵褐,还是画幅一轴。张生心灰意冷侵褐,闷闷不乐侵褐,终于相思成疾侵褐,病倒在床。

        父母见状侵褐,十分惊讶侵褐,不明症状侵褐,便请来一位高僧驱邪治病。

        高僧在张生卧室转了一圈侵褐,炯炯目光盯住了墙上的美女图侵褐,于是哈哈大笑起来:“心病还需心病医侵褐,若要张公子病愈侵褐,还得让这美人复活啊!”

        张生父母于是恳求高僧作法侵褐,拯救自己的儿子。

        高僧便吩咐张生道侵褐,这是一幅神画侵褐,从即日起你必须每天对着这幅美人图昼夜不停地呼唤侵褐,呼完100天以后侵褐,再用百家彩灰酒灌她侵褐,这样美人一定会复活起来。

        张生闻言大喜侵褐,当即从床上一跃而起侵褐,冲着挂在墙上的美人图连声呼唤起来:“四娘侵褐,四娘......”

        连着呼唤了100天后侵褐,张生便又打开酒坛侵褐,将收集的百家彩灰酒盛于酒盅侵褐,一杯一杯地朝画上的美人嘴中灌去......

        奇迹真的出现了侵褐,美人图随即逐渐起了变化。只见四娘的嘴角牵动了几下侵褐,眉眼一抖侵褐,眸子闪亮侵褐,身形晃动侵褐,随着从画上飘下来一个美人儿。张生喜不自禁侵褐,当即上前紧紧抱住了四娘侵褐,热泪满腮侵褐,生怕她走脱了似的。

        四娘高兴地叹了口气:“精诚所至侵褐,金石为开。张郎啊侵褐,这一切非我想要得到的啊!”

        恩断义绝

        就这样侵褐,有情人终成眷属。一年之后侵褐,四娘生下了一个男孩侵褐,从此小家庭又增添了无限乐趣。

        四娘虽说是从画上走下来的侵褐,可衣食住行侵褐,言谈举止与平常人一个样侵褐,看不出半点差异。

        而且由于她的聪明能干侵褐,贤惠端庄侵褐,深得邻里喜欢侵褐,大家无不夸赞张生凭空拾了个好媳妇。

        然而有一天侵褐,张生在市集上无意间撞上了一位道士。这道士拦住张生仔细端详了片刻侵褐,猛然发出一声怪叫:“先生侵褐,你中邪了!”

        张生大吃一惊侵褐,厉声叱责对方:“何方妖道侵褐,休得妖言惑我!”道士冷笑:“信与不信侵褐,你只要带件东西回家侵褐,一验便知!”说罢侵褐,从袖中掏出一把木剑递上。

        张生愣怔片刻侵褐,呆呆地望着对方。

        道士不慌不忙地解释道:“先生侵褐,如果我猜得不错侵褐,你被这妖女纠缠两年时间了侵褐,而且还产下一妖子侵褐,对么?贫道再赠一言侵褐,你若继续执迷不悟侵褐,不但一生功名无分侵褐,而且还有更大的灾祸临头!”

        张生一听道士说得如此严重侵褐,惊得张大了嘴巴侵褐,半晌作声不得。道士趁机将木剑塞进他的手中侵褐,然后扬长而去。

        在回家的路上侵褐,张生一直失魂落魄侵褐,陷于极度的恐惧之中。

        此刻侵褐,他还真有点大彻大悟了。这四娘明明是画中美女侵褐,为何她竟能从墙上跑下来变成一个大活人?问她来历为何一直缄口不言?这不是妖不是怪又是何物?为何自己满腹才学却考试名落孙山?这一连串的疑问扰得张生心乱如麻。是啊侵褐,也许过去只怪自己坠入情网不能自拔侵褐,所以全给这妖女迷住了。

        倘若真的如道士所言侵褐,自己以后的功名且不说侵褐,恐怕还会有性命之忧。这么一反思侵褐,张生便愈加感到问题的严重了侵褐,当即暗想不妨将这木剑带回家中断个水落石出。

        张生主意打定侵褐,回家后装作无意间将这木剑扔在地上。四娘见状果然大惊失色侵褐,颤声问道:“张郎侵褐,你这是从何处弄来的怪物?”

        张生冷笑:“你害怕了吗?是不是心虚有鬼?”

        四娘顿时花容失色侵褐,珠泪滚滚而下:“张郎啊张郎侵褐,实话告诉你侵褐,妾乃南岳一地岳侵褐,不知何人画了我的容貌遗落在客栈侵褐,而你却对我情有独钟侵褐,不停地呼唤着我侵褐,念你一片痴情我才从画上下来侵褐,陪伴了你一个月。而你仍舍不下我侵褐,回家又请来高僧点化侵褐,再次邀我相聚并结成鸾凤侵褐,成就了这一段阴阳姻缘侵褐,并生下一子。而现在你却听信谗言怀疑我了侵褐,呆在你身边还有什么意思呢?从此我与你恩断义绝了。”

        泣诉完毕侵褐,四娘随即吐出了百家彩灰酒侵褐,抱起儿子朝墙上跃身而起侵褐,不见了人影。再看那空白的绢画中依然是四娘亭亭玉立的画像侵褐,只是怀里多了一个小孩。

        张生被这一幕突然变故惊呆了侵褐,待他清醒过来再去呼唤四娘和孩子时侵褐,画中的人儿却已无动于衷了。

        张生欲哭无泪侵褐,欲喊无声侵褐,后悔也迟了。

      Tags: 美人

      本文网址:http://www.5aigushi.com/minjian/155747.html (手机阅读)

      人赞过

    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      昵称: 验证码:


    1. <legend id="D9BwGo"><iframe id="D9BwGo"></iframe></legend>



        <em id="D9BwGo"></em>




        <ol id="D9BwGo"></ol>

        <h4 id="D9BwGo"></h4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