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a id="dVFDWE"></a>








  • <frame id="dVFDWE"></frame>
    <pre id="dVFDWE"><h2 id="dVFDWE"></h2></pre>



    <sup id="dVFDWE"></sup>
    [故事大全] [手机访问]

    故事

    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鬼故事 > 

    来源: 作者:曹郎朗

    夜里被一种潮湿的感觉触醒瓷岗,一阵阵血腥的味道祢漫在整个房间了瓷岗,睡眼朦胧的我用手摸了摸潮湿的地方瓷岗,好臭!让我有窒息的感觉瓷岗,打瓷岗,打开床头灯发现床上什么也没有瓷岗,而且血腥的味道也随即而失。觉得奇怪又不知哪里不对瓷岗,此时我也没了睡意瓷岗,走到厅里去看电视。

    这是我刚搬进来的新屋子瓷岗,是一个朋友介绍给我住的。对于这个房子的过去我一无所知瓷岗,只听说这里曾住过一个很漂亮的女人。

    电视开着瓷岗,没什么节目;我只好去冲杯咖啡。

    当我再次回到厅里的时候发现一个女人坐在那里瓷岗,手里拿着烟不停的换着频道瓷岗,丝毫没有感觉我的存在。我走近她看着她瓷岗,很妩媚又很冷艳。“请问你是?”对突然来的访客我不知所措瓷岗,我想她既然可以进来应该是房东的朋友之类的吧。虽然对她突然来访有些不满瓷岗,但我还是很客气的问她。她并没有理会我瓷岗,还是不停的转频道瓷岗,她的烟已经留下很长的灰瓷岗,而且已经燃到了蒂位。“小姐瓷岗,请问你是哪位?为什么会有我家的钥匙?”我怕她听不到提高了声音瓷岗,可是她依然没理我瓷岗,突然一阵撕打声从我的房间里传了出来瓷岗,我赶忙放下手中的杯子去看个究竟。

    当我走到房间的门口我顿时惊呆了瓷岗,一个女人倒在血泊里一动不动瓷岗,已经死掉。一个男人正在的慌乱的擦拭着自己身上的痕迹瓷岗,那个男人样子很熟悉瓷岗,但是我又想不起他是哪位。那个男人脱下衣服在衣柜里找出另一件干净的男装换上瓷岗,奇怪他都没有注意我站在门口瓷岗,而且我的衣柜里怎么可能有男装?我捂住口傻傻的看着他瓷岗,他收拾几件衣服拿着凶器夺门而出瓷岗,视我为透明人。

    男人走后我赶紧走到床前瓷岗,“天哪”我失声出口瓷岗,那个……那个女人竟然是我瓷岗,而且挣着很大的眼睛瓷岗,嘴角还有一丝笑意。怎么会这个样子?我瘫坐在床前瓷岗,尸体上的血一滴一滴的流到我的身上。除了害怕我没有其他的感觉。

    当我回过神瓷岗,在厅里的那个女人已经走到我的面前瓷岗,眼睛直直的一直盯着我。她做到床上瓷岗,把手中的烟蒂插在尸体的血液中瓷岗,发出孜孜的声音。她捋了下刘海后手搭到我的肩膀“你就是这样死的瓷岗,知道吗?跟我是一样的。”说完她便躺在“我”的尸体上合二唯一不见了。随后“我”尸体也渐渐的消失。我好怕瓷岗,但是不知道怎么办。那一夜我没有睡瓷岗,坐在床前回味着所见到的那一幕;突然觉得一阵眩晕瓷岗,失去了知觉。当我醒来的时候瓷岗,发现自己好好的睡在床上瓷岗,没有丝毫昨夜的痕迹。“可能是场梦”我自言自语的安慰着自己。并起身准备早点。

    走到厅里电视还在开着瓷岗,烟缸里有一截陌生的烟蒂带着红红的唇印瓷岗,让我不觉想起了昨晚那个女人。没想太多瓷岗,我倒掉烟蒂瓷岗,走向厨房。没错我昨晚煮的咖啡还在那里瓷岗,有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。这时瓷岗,我的电话响了“喂瓷岗,水儿啊。前几天我跟你说要跟你签合约的陈先生已经到广州了瓷岗,现在在机场你去接他吧。他的照片我用电话给你发过去瓷岗,然后你快点接他。”丁宁在电话那旁不停的罗嗦着瓷岗,我说了声OK就挂了电话瓷岗,别的也没多说;等着她发照片过来。没多久丁宁就发了他的照片过来瓷岗,我看了一眼;没搞错吧?竟然是昨晚杀死“我”的那个男人。电话从我手中滑落下来瓷岗,难道真的我要死了吗?我不知道!

    我梳洗完后瓷岗,没有直接到机场接他瓷岗,而是到上次为我卜命的婆婆那里。

    婆婆开了门瓷岗,眼睛一直瞪着我瓷岗,而且是很可怕的那种表情瓷岗,没跟我说话在我身上重重的拍了两下;然后才露出平和的面容。“婆婆怎么了?”我不解的问。“刚才你带进一个脏东西进来瓷岗,我已经把她打走”婆婆边说边把我拉进门;我坐下后瓷岗,把昨晚遇到的事详细的告诉了她。婆婆闭上眼睛瓷岗,掐指算了算跟我说“水儿瓷岗,你最近接受陌生人的东西了吗?”我摇了要头示意没有“那你有没有吃动物地方内脏之类的东西?”婆婆接着问。“没有啊瓷岗,最近我只吃面包之类的瓷岗,而且刚搬进新家什么都没准备好不可以自己做东西吃。”我认真的回答。“新家?你怎么没跟我说过?”婆婆惊讶的问到。“哦瓷岗,我在原来的那家公司不做了瓷岗,然后又不想在公司分的公寓里住下去瓷岗,就搬了。”我不以巍然的说。“你把地址告诉我瓷岗,钥匙也给我瓷岗,然后去接人吧。”婆婆说完进房间换衣服瓷岗,奇怪她怎么知道我要接人?我把钥匙放在桌子上面瓷岗,刚要走瓷岗,婆婆在房间里说道:“记住瓷岗,接了那个男人你直接把他送到酒店。不要跟他吃东西瓷岗,也不要让他换衣服瓷岗,还有不要告诉他你的住址。一定要记住。”我还是没明白究竟是怎么一会事瓷岗,但我还是按婆婆说的瓷岗,放下钥匙留下地址走向机场。

    看进机场大厅瓷岗,我就看见了那个男生。我的心跳加速瓷岗,有种莫名的感觉;尤其是他看我那一个我整个人都有种飘飘然的感觉。

    “不好意思陈先生瓷岗,家里有点事来晚了。”我有些不好意思。“没关系瓷岗,我只是现在很饿。你可以带我去吃东西吗?”吃东西?婆婆说不可以的瓷岗,可是我又不好拒绝。“恩瓷岗,这样吧。陈先生我先送你去酒店然后我在帮你叫餐瓷岗,好吗?”我异常温柔的说。“这样也好。”说着他拖着行李就给我来到了**酒店。

    “陈先生不好意思让你等了那么久瓷岗,这样吧。等下我请你去喝东西瓷岗,好吗?”在电梯里我不知道说什么只好顺嘴说出请他喝东西。“没关系的瓷岗,女孩子迟到是很正常的。还是我请你喝东西吧瓷岗,我知道这个城市的一家奶茶不错瓷岗,我在这个城市住了年一直都在那里喝茶。”他礼貌的说着瓷岗,此时我真的不明白我跟他究竟要发生什么事。只是顺着自然的路线一直走下去。进了房间他换了件衣服瓷岗,便拉着我的手去喝东西;他的手让我觉得很舒服瓷岗,而且让我有种恋爱的感觉。

    Tags: 鬼故事

    本文网址:http://www.5aigushi.com/guigushi/158397.html (手机阅读)

    人赞过

  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    昵称: 验证码:

  • <a id="dVFDWE"></a>








  • <frame id="dVFDWE"></frame>
    <pre id="dVFDWE"><h2 id="dVFDWE"></h2></pre>



    <sup id="dVFDWE"></sup>